特辑

配送服务: 从内部看一个朝阳产业 特辑 4 成为漫画的现场故事

网上订购的东西,在历经无数人的手之后,才能送到顾客手中。从装满快递商品的货车上卸货的工作也是其流程中之一。漫画家李宗哲将他做过卸货工的经验以及同事的故事,画成漫画作品,于2019年出版了《装卸工》。

我毕业于一所地方美术大学,为了实现小时候的梦想——成为漫画家而盲目地来到了首尔。虽然父母多少贴补给我一些生活费,但是这些钱不足以在首尔生活。在以漫画家出道之前,为了解决生计问题,我需要找一份兼职的工作。我想,如果能每天只工作五六个小时,再用剩下的时间进行创作练习就太好了。在寻找这类工作的过程中,一则在早上进行快递装卸工作的兼职广告映入我的眼帘。不会太累吧?虽然有过短暂的犹豫,但由于工作地点就在住所附近,而且时薪也比最低标准多付两三千韩元,我被吸引了,就打了电话。负责人问我能否明天就立刻来上班,我回答说可以。我的“快递兼职人生”就这样开始了。

2019年5月,大麦出版社出版了漫画《装卸工》,作者李宗哲在书中描绘了自己在快递公司打工的经历。2019年,在德国莱比锡图书博览会上,该书独特的素材与主题因反映出韩国社会的现实与文化而受到了关注。

顾客订购的货物会经过多道工序后送达。首先确认完订单的企业要将物品进行包装,然后再由与该企业签有配送合同的公司的快递司机将货物送到货物集散中心。在这个地方,装进货车内的货物会移送到快递公司的中央物流中心。在这个地方,一晚上从各集散中心送来的快递货物会按区域进行分类,再由装货兼职员工将它们全部装上货车,并于凌晨时分开往各营业点。在各地区营业点,再由卸货兼职员工将装在货车里的货物搬下来,快递司机们就该工作了。

我第一次做兼职的地方是快递公司的营业点。第一天,营业点负责人问我有没有干过这种快递商品装进或卸下货车的活儿。我回答说自己没有任何经验。于是,营业点负责人就把要与我一起工作的另一个装卸兼职员工介绍给了我。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50多岁的男性。虽然他的语气很生硬,但却详细而又有条理地给第一次做此事的我进行了讲解。他只问了我姓什么,也许是因为这份工作很累身体,经常换人,所以才没有问名字。他叫我“李君”,我则叫他“禹大叔”。

在那里,各行各业的人一起干活。在韩国职业足球联赛丙级队担任过守门员的运动员;准备参加警察公务员考试的考生;年纪轻轻就结了婚,虽然在半导体工厂工作,但因生活费不足,又兼职做小时工的年轻家长;干了30年的公务员工作后正式退休的大叔;在四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边照顾生病的寡母,一边做装卸工作的班长……他们都有着各自的故事。

“易拉罐”和护腰带
我们的工作是将到达营业点的货车里的快递箱子卸到自动传送带上。只要将货物卸到自动传送带上,等候在旁边的快递司机们就会将自己负责的区域的货物拿走。一辆载重11吨的货车平均可以装700-800件快件,最多能装1000多件。两个人一组,平均一天可以卸4-5辆货车的货物。临近节日的话,开到营业点的货车数量就会猛增。将装满一辆货车的货物全部卸完一般需要40-50分钟时间,卸光一辆车后双腿都会发抖。被称为“易拉罐”的货柜车通风不太好,刚一开始干活,灰尘就堵住了我的嗓子与鼻子,并且浑身出汗。我似乎能明白为什么薪水会比最低时薪多两三千韩元了。从早上7点就开始的工作要干到过了午饭时间才能结束,快递司机们这时才开始配送。

干着干着便自然而然地与快递司机们亲近了起来。他们从早上7点干到晚上很晚。到了旺季,因快件堆积如山,也有一下子干到过了夜里12点的时候。他们每件只挣不到1000韩元的配送费,就这样一天天地生活。希望提前出发进行配送的他们,与中途时不时想休息一下再卸货的兼职员工之间,因为立场差异,偶尔也会发生争吵。

快递公司营业点的大部分工作区都位于户外,深受天气的影响,我们一边靠身体来抵御寒冷与炎热,一边干活。到了秋天,以中秋节为起点,最忙乱的快递时节就开始了。这是由于当年秋收的大米和农产品、腌制白菜、过冬泡菜等将成堆地从原产地发来。一到这时候,我们就得缠着护腰带挺过这段时间。

禹大叔辞去了跟我一起工作过的营业点的工作,到位于首尔近郊的农水产品市场做夜间搬运蔬菜的工作。我也跟着他一起在那个市场工作。在跟他一起工作期间,我从一家出版社得到了绘制儿童连载漫画的工作,刚告诉他这一消息,他就高兴得像自己的事情那样,并劝我不要再来这个地方了。我表示不会再来的。但是,仅凭画连载漫画很难维持生计,于是我又开始到别的快递公司做装卸工作,但却没有告诉他。我希望自己留给他的记忆是:“我曾经有过一个叫‘李宗哲’的年轻朋友,他在跟我一起干活的时候,一直拼命地画漫画,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一名体面的漫画家了。”

1988年首尔奥运会举办前夕,美式快餐店进入首尔,配送食品也结束了以中餐为主的历史。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由此展开:
年轻人骑上摩托车这一新型运输工具,开始了披萨饼配送业务,而此前人们对这种食品还颇为陌生。

各种难处
虽然工作比预想的辛苦多了,但也有收获。这是因为可以结识各种各样的人:在韩国职业足球联赛的丙级队担任过守门员的运动员;准备参加警察公务员考试的考生;年纪轻轻就结了婚,虽然在半导体工厂工作,但因生活费不足,不得不像我这样做小时工的年轻家长;干了30年的公务员工作,在正式退休后又到快递公司营业点开始工作的大叔;在四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边照顾生病的寡母,一边做装卸工作的班长等,他们都有着各自的难处。

随着兼职期限的拉长,与他们关系的拉近,我萌生了将他们的悲伤故事画成漫画的想法。于是,我开始把在现场经历过的故事记录下来。我想通过漫画把在这些地方工作的人们的故事表达出来,并给他们打气和安慰。带着这样的心理,我在2019年出版了漫画《装卸工》。在全球因新冠疫情而深受困扰的当下,快递业也受到了关注。虽然以无接触的方式可以随时收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由于配送的货物量暴增,时不时可以看到快递司机由于过劳而晕倒的报道。快递盒子上标有各种警示语:请勿抛扔、请勿倒置、易碎等。有一天,我想如果将这些警示语也用到人的身上就好了,所以现在我这样向人们问好:“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请时刻注意不要破坏它!”(金粉红译)

李宗哲 漫画家
페이스북 유튜브

COMMENTS AND QUESTIONS TO koreana@kf.or.kr
Address: 55, Sinjung-ro, Seogwipo-si, Jeju-do, 63565, Republic of Korea
Tel: +82-64-804-1000 / Fax: +82-64-804-1273
ⓒ The Korea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UBSCRIPTION

Copyright ⓒ The Korea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페이스북 유튜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