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爱韩国 为世界影迷解读韩国电影

十几岁时,偶然接触到的一部韩国电影,使出生在爱尔兰的皮尔斯•康兰来到了韩国。在韩国,他将自己的兴趣变成了职业。现在,他正在为全世界热爱韩国电影的影迷制作电影、撰写影评。

皮尔斯•康兰一年大约看800多部电影,他最喜欢的电影是奉俊昊导演的《杀人回忆》。这部电影也成为他日后来韩国工作和生活的重要原因之一。

皮尔斯•康兰第一次看韩国电影并不像十几岁少年的爱情那样一见钟情。在光盘店里选购影片时,他被一张光盘上醒目的片名和华丽的封面所吸引。原本以为是“有趣的当下最火”的日本电影,结果却是韩国导演朴赞郁的血腥复仇三部曲的第一部——《我要复仇》。

他说:“我认为这部电影既暴力又残忍,不知该如何理解。说实话,因为太讨厌这部电影,我每遇见一个人,都会跟他谈起偶然间看到的这部电影。” 但电影一直牵动着他的神经,几周后,他忍不住又看了一遍。他回想道:“突然间,我开始喜欢这部电影了。再一次看时,我发现了这部电影是有目的和意图的。虽然我无法准确猜出导演的意图,但我想更进一步地了解一下。”对于韩国,他既感到排斥,又感到好奇。于是,他便开始观看能够找到的每一部韩国电影。

那时,康兰16岁。他整个童年都在格吕耶尔干酪的原产地——瑞士弗里堡度过。邻居大都是农民,每天早上他都会被牛铃声唤醒。在田园环境中长大的他,童年生活较为孤单,电影便成了他的朋友,而他也成为了电影迷。12岁时,他回到爱尔兰,在都柏林的寄宿学校上学。闲暇的时候,他便到附近的电影院里看电影。当时是20世纪90年代,正是亚洲现代电影在国际舞台上初露锋芒的时期。

写作,广播,制作
也许,康兰能用一句话来描述他在韩国的工作和生活。他说:“基本上只要是与韩国电影有关的事情,我都会想方设法去参与。”今年7月,他在自己喜爱的富川国际奇幻电影节担任了评委。他的工作就是让世界电影爱好者了解韩国电影。他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电影振兴委员会(KOFIC)网站“KoBiz”的英文编辑,为网站撰写特写、最新消息和专栏稿,并即将托管相关优兔频道。此外,他还定期参与英语有线电视台阿里郎和特纳广播系统公司的节目,参与撰稿和制作。他还为重点关注独立电影的加拿大网站“ScreenAnarchy”撰写文章,并参与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美国电影制作发行公司“XYZ Films”的运营。电影制作是他从事的另外一项主要工作。

康兰正在制作堪称“独立电影的典型”的作品,该片由李尚宇执导。李尚宇的《妈妈是妓女》《爸爸是狗》《我是垃圾》等作品揭示了韩国社会的黑暗面。他们的上次合作是在2019年共同完成了恐怖短片合集《Deathcember》,这部影片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多位导演联合执导。两人于2012年首尔数字电影节初次相遇,当时李尚宇就提议合作。

那时,康兰刚在韩国电影界崭露头角。2010年,他还在都柏林三一学院攻读法国文学和电影学硕士课程。毕业前,他以《韩国现代电影》为题开启了博客生涯,同时还在撰写硕士论文,非常忙碌。论文以韩国导演奉俊昊的《杀人回忆》为主题。正是由于这份努力,他被邀请参加各种电影会议及国际活动并发言。博客是他与热爱韩国电影的影迷进行交流的一种方式。其中,有一位名叫达西•帕凯的影迷,因成功翻译了奉俊昊导演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寄生虫》的英文字幕,现在成为了韩国家喻户晓的影评家。

达西•帕凯向康兰提议来韩国。实际上,康兰来韩国并非因为达西的提议,因为康兰早有此意。2012年,他来到韩国,最初在补习班教英语,但没过几个月,他就担任了KoBiz的编辑。一切进展得都很顺利。

目前,皮尔斯•康兰正在参与和电影相关的各方面活动。在2020年7月上映的延尚浩导演的电影《半岛》中,康兰饰演了一名记者。© Next Entertainment World

更加投入
虽然康兰说他的事业如此顺利是因为运气好,但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他对电影的热爱和他自己都承认的“强迫症”。简言之,正是他的狂热态度使他抓住了机会。他说:“热情的态度在所有方面改变了我的人生,尤其是我的个人生活方面。”

“当然是运气好,这是毫无疑问的。我常常担心有人会拉走我脚下的地毯。说实话,运气好是因为西方白人对韩国电影的认可,我很清楚这对我十分有利。”

个人生活方面,他与李京美导演的婚姻对他的事业也起到了一定的帮助。有家报纸的报道借用韩国流行音乐粉丝遇到自己喜欢的偶像时的用语称他为“成铁(成功铁粉)”。康兰笑着说:“我是京美2008年电影《胡萝卜小姐》的忠实粉丝,一直期待着她的下一部作品。”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宴会上,一位导演朋友把李京美导演带来并喊道:“各位,这位是李京美的新男友!”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记得自己揉搓着胳膊说“哦,您好”,还有人拍了照片)。所有的事情都进展得很顺利,2018年,两人迈入了婚姻的殿堂。

工作之余,他会通过多种方式协助妻子制作电影。在奈飞公司制作的由四部短片组成的《人格四重奏》系列中,他出演了妻子执导的短片。在片中,韩国流行音乐明星李智恩担纲主角——一名少女,他饰演少女的备胎男友。少女对他说:“如果你能勾引到爸爸的新女友(裴斗娜饰),我就答应和你约会。”他试了,但是失败了。虽然他完全没有当演员的想法,但他表示:“我很喜欢在片场的感觉,而且参演这种高水平的电影特别刺激。”他还出演了延相昊导演2016年僵尸惊悚片《釜山行》的续集《半岛》,该片已于今年夏天上映。

“韩国电影之所以如此伟大,是因为它通过揭露黑暗和20世纪的历史,成功消除了几代人经历的苦难和现代社会的弊病。”

未来可期
康兰认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对韩国电影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这次的《寄生虫》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说,韩国电影的质量和独特的素材,再加上较高的制作价值,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如果说以前称赞韩国电影有些牵强的话,现在已截然不同。“韩国电影的未来具有无限的可能性。”“全世界都在朝着类型电影的方向发展,这对韩国非常有利。”而且流媒体服务已成为大趋势,加上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保持社交距离,他相信,类型电影将进一步得势,这会让已经以电视系列片证明了自己的韩国娱乐产业更胜一筹。

关于韩国电影,他担心的是电影的取材受限。“从情节和音乐来讲,我最近看到的和听到的都是借用奉俊昊、朴赞郁、克里斯托弗•诺兰等导演的方式。”15年前,失败作品和实验作品虽然很多,但都非常有意思。现在的电影太整洁了,彼此雷同。虽然模糊作品和暗含深意的类型电影很吸引他,但他对电影的兴趣十分广泛。他最喜欢《杀人回忆》,认为这部电影是“完美之作”,正是它吸引他来到韩国。

韩国电影中他最喜欢的东西,其实和他对被自己当作第二故乡的韩国感到讨厌的东西不无关联。他说:“刚来韩国时,我觉得韩国的一切都很美好,让我既兴奋又激动。但突然间,当这一切成为我的生活的一部分以后,就出现了一些讨厌的东西。”他所说的“讨厌的东西”是指商业化模式、父权文化以及各种社会问题。“韩国电影之所以如此伟大,是因为它通过揭露黑暗和20世纪的历史,成功消除了几代人经历的苦难和现代社会的弊病。我觉得,这些问题都在电影中展现出来,这让韩国电影变得伟大。”

随着时间的流逝,康兰的韩国情结发生了改变。他说:“结婚组成新的家庭后,我好像对韩国的理解和爱更深了。这对我韩国语的提高也有很多帮助,虽然我的语速还有些慢。”他希望今后能参与更多的电影制作工作,而他深知为此他必须学好韩语。

作为一位完美的电影迷,狂热的蓝光光盘收藏家,他能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实属幸运。他说:“我看很多电影,实际上,确实看得太多了,一年大约有800部。”他自己好像也对这个数字感到非常吃惊。然后,他笑着补充道:“这是我的工作。”(尹悦译) 

曹允廷 自由作家、翻译家
许东旭 摄影家
페이스북 유튜브

COMMENTS AND QUESTIONS TO koreana@kf.or.kr
Address: 55, Sinjung-ro, Seogwipo-si, Jeju-do, 63565, Republic of Korea
Tel: +82-64-804-1000 / Fax: +82-64-804-1273
ⓒ The Korea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UBSCRIPTION

Copyright ⓒ The Korea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페이스북 유튜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