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

配送服务: 从内部看一个朝阳产业 特辑 5 韩国特色配送产业的光明与隐忧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无接触方式正扩大至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种情况下,配送产业尤其受到关注。一些原本单一的餐饮配送APP已扩大为商品种类丰富、服务范围广泛,甚至提供代理配送服务的平台,并且发展迅猛。与此同时,防止出现垄断企业、改善平台配送员待遇也成为有待解决的问题。

2018年,韩国网上购物交易额首次突破100万亿韩元大关,达到114万亿韩元,而餐饮配送交易额占比仅为4.6%。但据统计厅对网上购物趋势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2020年上半年,网上餐饮服务交易额每月远超1万亿韩元。仅4月单月数据显示,网上餐饮服务交易额同比增长83.7%,占比上升到10.5%,位列第三(食品饮料和家电、电子通信器材分列前两位,占比为12.7%和11.5%)。

当然,这一增长趋势与新冠肺炎疫情密切相关,保持社交距离导致外出就餐消费大幅下降,取而代之的是配送服务成为新常态。移动数据研究机构opensurvey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受疫情影响,在不愿外出就餐而选择配送服务的消费者中,40-50岁群体占比接近70%,而这个年龄层的消费者原本是最不愿意接受配送服务的,他们的改变值得关注。业界推测,即使在疫情结束后,已经体验过手机配送APP便捷性的消费者也会继续使用餐饮配送服务,而且其网上购物热情将扩展至其他商品。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无接触式消费激增。首尔市内的一家配送物流中心内,工作人员正在按照配送地区紧张地分拣快件。配送从业人员的繁重工作量与恶劣工作环境已经成为新的社会问题。© 联合消息

服务品类的扩大
韩国配送平台是以手机配送APP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一直拉动着餐饮配送的发展。2007年苹果公司的iPhone问世后,配送平台抓住智能手机带来的机会,开始了新一轮发展。原来根据店家宣传单或小册子进行电话订餐的传统模式,迅速转变为通过手机配送APP订餐的新方式。配送平台通过给店家提供优先显示相关信息的广告服务或从每份订单中收取手续费,创建了新的盈利模式。

依据韩国外食业中央会2019年3月对餐饮店的调查结果,全部配送订单的62.2%是通过手机配送APP完成的,电话订单仅占37.5%。而对消费者的调查结果也与上述情况基本相符。2020年上半年,opensurvey对韩国1500名20-59岁男女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约60%是通过专业配送网站或智能手机配送APP使用餐饮配送服务的。

各配送平台为提高自身竞争力,竞相采取措施,给餐饮店和消费者双方都提供各种优惠,下单即可支付餐费和配送费的快捷支付系统尤其得到消费者的好评。收到配送时使用现金或信用卡支付的传统货到付款方式,在疫情爆发后,正迅速被快捷支付代替。同时,为避免直接接触配送员而在下单时要求“放在家门口”也正在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另外一个明显变化是配送服务品类的扩大。原本以烹饪餐点配送为主的配送平台,近期正将其服务品类扩展到所有领域,从饼干、方便面等加工食品到矿泉水、卫生纸、洗涤剂等生活必需品,以及水果、蔬菜、生肉等需要冷藏、冷冻的生鲜食品和家庭简餐等,都在配送范围内。例如,韩国最大配送平台“配送民族”运营商“优雅的兄弟们”于2019年推出了B玛特,通过该网上超市可以购买到大型超市中的几乎所有物品。第二大配送平台“来啦”和第三大配送平台“配送通”的运营商“韩国外卖超人”公司也联手各地便利店和大型商超,大幅扩大配送服务品类。

与此同时,有越来越多的配送平台增加了为餐饮店提供食材、餐盒等辅料的业务,为餐饮店直接开发并提供销售点终端系统的企业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出现。

提供配送服务的“隆隆朋友”已开始雇佣普通人做配送骑手,骑手专用的配送自行车整齐地摆放在地铁站旁边。配送提供商仅依靠职业外卖骑手已难以完成海量订单的配送任务,于是开始招募普通人。© 严智镕

垄断与竞争
过去一段时间,韩国餐饮配送平台市场形成了两强格局,一个是2010年6月创立“配送民族”的“优雅的兄弟们”公司,另一个是创立“来啦”并收购“配送通”的德国法人韩国外卖超人公司。2012年,迎来创立第二年的“来啦”开始提供配送服务。2014年,公司又收购了2010年4月上线的韩国第一个配送APP“配送通”,大幅提升了市场占有率。

以2020年为分界点,两强格局可能会出现巨大变化。2019年12月,韩国外卖超人公司发布了全盘收购“优雅的兄弟们”公司的计划,给韩国配送行业带来了剧烈震动。如果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审核通过两大企业的并购,将诞生垄断韩国前三大配送平台、市场占有率达到99%的恐龙级配送平台。围绕即将诞生垄断型配送平台这件事,韩国国内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加盟店担心平台会借机抬高加盟费并分摊更多的广告费,而消费者也担心配送费变贵。

尽管“优雅的兄弟们”紧急发表声明表示,并购后韩国外卖超人和“优雅的兄弟们”仍保持独立经营和竞争,但社会舆论并没有就此平息。与此同时,为防止形成垄断,地方政府也纷纷推出或着手开发公共配送APP。电商平台也陆续推出餐饮配送服务,第一大平台古邦推出古邦送餐,另一平台薇美铺推出薇美波。上述情况造成的市场格局变化成为关注的焦点。

餐饮配送平台“配送民族”“来啦”“配送通”应用软件的早期界面(左起)。智能手机大数据平台IGAWorks对安卓OS用户进行的调查显示:2020年6月,“配送民族”用户达9701158人,高居榜首;其次是“来啦”,4926269人;第三名是“古邦送餐”,391244人。“配送通”在2010年推出后一直占据第三的位置,但今年上半年被“古邦送餐”超越,以272139人位居第四。

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对逐渐增多的平台配送量表示担忧。因为这产生大量权益无法获得法律保障的配送员。
依据韩国法律规定,这些配送员属于“特殊形态劳动从业者”。因此,若配送员在工作过程中发生事故或与平台产生纠纷,将很难维护自身权益。

配送服务提供商
随着配送平台的发展,韩国配送产业中还出现一个吸睛的关键词——“配送提供商”。第一代配送平台只具备连接餐饮店和消费者的功能,并不直接经营物流。所以,实际配送问题是由餐饮店自行解决的,要么由老板自己亲自送餐,要么雇佣临时工送餐。但配送订单通常集中在午餐、晚餐及深夜时间段,其他时间段几乎没有订单,因此雇佣配送员的餐饮店一般还会让配送员承担闲暇时间分发传单等宣传工作。

针对这种情况应运而生的是配送提供商。餐饮店每月支付给配送提供商10-15万韩元的管理费,以及每单3000韩元左右的配送费,就可以享受到配送服务。这种配送方式减少了店家直接雇佣配送员的人力成本支出和损耗。2013年左右,配送提供商大量涌现,但当时很多餐饮店是采取自己直接雇佣配送员和将配送业务外包给配送公司两种兼用的方式。最近,通过外包解决配送问题的店家正在逐渐增加。以当前每月配送订单数来统计,分占前三位的企业是“心想事成”(1000万单)、“马上去”(980万单)、“Mesh Korea”(400万单)。由于市场竞争激烈,目前还没有企业实现净利润,但发展势头都很迅猛。

“优雅的兄弟们”公司和韩国外卖超人公司也分别成立“配民骑手”和“来啦Plus”,搭建各自的配送网络。韩国外卖超人公司还向“马上去”投资200亿韩元,据分析,此举旨在提高物流能力。“配民骑手”和“来啦Plus”的经营范围包括物流服务,因此中介费收取比例为15-30%,高于普通配送平台的6-12%。电商平台古邦的古邦送餐、以首尔江南地区为主的配送平台“叮咚”、“来啦”收购的配送平台Foodfly等也都是以这种模式发展起来的。涵盖物流业务的第二代配送平台正在崛起。

“隆隆朋友”外卖骑手正在首尔江南的一家便利店接单。随着配送需求激增,近来就连便利店商品也发展成为主要配送品类。这家便利店原来配送时间是上午11点至晚上11点,从今年4月份开始,已改为24小时全天配送。© 世界各国报纸全文库

平台配送员
随着第二代配送平台的出现,由“平台配送”引发的问题逐渐成为韩国社会的关注焦点。不仅是全职骑手,甚至连普通司机也被吸引到这一体系中。“马上去”的“马上去Plus”、“Mesh Korea”的“隆隆朋友”、“优雅的兄弟们”的“配民连接”等都是代表性平台。古邦的古邦送餐从开始就雇佣普通人做配送骑手,因为仅依靠在配送提供商登记在册的专业骑手,就会出现时间延误等问题,无法按时完成海量订单的配送任务。

后来,主要配送提供商平台开始在订单密集的大城市地区,在配送人力不足的时段,通过群众外包招募骑手。其宣传的亮点是“不是专职配送司机的普通人也能干,什么时候干、干多少自己决定”,而且每单支付的报酬比专职配送员的3000韩元高一些,能达到3500-4000韩元。这种方式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根据“优雅的兄弟们”的统计,截至2020年2月,在“配民连接”登记的骑手达到14730人。而“配民骑手”的配送员约为2300人,在短时间内,配送人力就迅速扩充到了7倍 。

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对逐渐增多的平台配送量表示担忧。 因为这产生了大量权益无法获得法律保障的配送员。依据韩国法律规定,平台配送员被归类为个体“经营者”,属于“特殊形态劳动从业者”。因此,若在工作过程中发生事故或与平台产生纠纷,将很难维护自身权益。而且,他们也无法享受劳动法保障的四大保险和带薪休假等待遇。最近,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导致配送需求大幅激增,这些平台配送员恶劣的劳动环境再次凸显。移动平台配送员的基本劳动权益保障问题也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要求改善制度、保障权益的呼声日益高涨。(唐艳译)

严智镕 Byline Network记者
페이스북 유튜브

COMMENTS AND QUESTIONS TO koreana@kf.or.kr
Address: 55, Sinjung-ro, Seogwipo-si, Jeju-do, 63565, Republic of Korea
Tel: +82-64-804-1000 / Fax: +82-64-804-1273
ⓒ The Korea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UBSCRIPTION

Copyright ⓒ The Korea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페이스북 유튜브